来自 腾讯分分彩计划登录 2018-05-09 16:14 的文章

归原位,有哭笑之色。瑞生不敢违其意,

也!”巾众皆惊遁,老僧亦不复见。随取一旧笺付瑞生,言为老僧所留,已待之四十年矣。

瑞生展笺观之,上题一诗曰:“莫向红尘梦里寻,修罗场上幻亦真。带下梵天无一物,归去犹笑人非人。”瑞生看罢,始信为佛王入世历劫,回首往事,潸然泪下。自悔前过,遂出资重修神殿,易紧那罗王之位,使离修罗场。翌日,神像复居莽雪野,宁谧无涯。只有利器砍击雪块的钝浊声音,一片一片落下来,融化在苍白的地面上。林立的冰柱,在岩洞口形成了一个天然篱笆,夕阳下折射出一道道奇丽炫目的光彩。何观清眯着眼睛,从冰柱的缝隙之间向洞外探头张望,一动不动地,已经很长时间。一忽儿冰柱上的光线颤动了一下,他下意识地换了个姿势,重又盘腿坐好,挥了挥手似乎想掸去新落在肩头的碎雪。

其时雪早就停了。日色沉沉,大孤山灌愁海的山阳南坡,笼罩在一片惨淡的雪光之中。崆峒派的弟子们,一个个东倒西歪,躺在这个小小的岩洞里,时不时有人发出一两声呻吟。何观清回头瞧了瞧这些负伤的年轻人,长叹一声。天快黑了,外面的山坡依旧空荡荡的。出去探听消息的徒弟至今没见回来,少林、峨嵋、华山和武当等门派的同道们,也不知道都流落到什么地方。

只有一领青衫舞动。那个高挑的人影,是何观清的小徒弟黄损,正不知疲倦地挥舞长剑。岩壁上坚硬的雪块纷纷而落,露出一个张牙舞爪的“月”字。何观清瞪着这个“月”字,只觉得说不出的触目惊心。

昨天夜里那一场恶战,是雪色的惨白,也是血色的殷红。何观清今年六十三了,执掌崆峒一门也有二十三年之久。江湖上的大风大浪见了多少,早修炼到心如止水的境地。但是,这场血战,几乎把他多年的信心给彻底地击碎。中原武林汇集精英,围攻大孤山灌愁海深处的揽月城,不想只是一夜之间,便被打得丢盔弃甲,四散逃亡。若不是黄损及时发现了这个幽僻的小岩洞,崆峒一门上下二十来号人没一个活得下来。

世上难道有这样的武功么?何观清不相信。那个,恐怕根本就不是“武功”!对于西域雪山中的蛰人族,江湖上一向传说纷纭,不尽不实。但长久以来,蛰人只是蛰伏在大孤山雪山顶一带,与中原武林老死不相往来,是以没人把他们放在心上。可是这十几年来,江湖上连连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怪事。远的不说,一年前飞鱼寨寨主孙竹竿惨死在自家后院的水井里,尸身只剩了一张皮,一个月后飞鱼寨变成了一座空寨子,没有一个人知道孙竹竿手下那些杀手们都去了哪里。夏天里武当派大弟子刘振羽成亲,新婚之夜,在满堂宾客的眼皮子底下新娘失了踪,三天后的七夕,娘家人收到一只匣子,里面是小姐的一对眼珠。武当派十分震怒,却连那小姐的尸身都无处可寻。说起来都是些恐怖已极的怪谈,江湖上传来传去,人心惶惶。大家坐不住了,派出人去调查,查来查去,居然都与沉寂已久的蛰人有关。

没有人真正知道蛰人的底细。打探的人回来说大孤山一带很荒凉,从前似乎有过一些居民,但现在村子都空了,连一只老鼠都找不到。高高积雪的山顶上,岩石累累,应该就是传说中蛰人的居所揽月城。据说蛰人的武功很好,甚至在某些谣传里,已到了半人半神的地步。对此中原武林名门的长老们虽不很相信,亦做了认真的准备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他们各自带上了门中高手,一同上大孤山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再好的武功能好到什么地步?好得过少林方丈慈舟大师,还是好得过武当的掌门玄徽道长?

不,那根本就不是武功。何观清闭上眼,仿佛又看见了玄徽临死前那扭曲惊恐的面容。是的,连玄徽也不相信。当时他想让徒弟们快快脱身,一人一剑留在后面抵挡。不料对手的动作那么快,他还没来得及咽气,已经看见了武当一门的灭顶之灾。何观清眼中的道道血丝,慢慢地凸了起来。

“师父师父——”有人叫道。何观清从沉思中惊醒,看见青衫的黄损拎着剑奔了过来,道:“师父,你看——”何观清顺着小徒弟的手指望过去,只见裸露的岩壁上,不知用什么利器刻成,两排扭曲的大字:

“雪满山中高士卧,月明林下美人来。”

何观清浑身一颤,猛地站了起来,“劈劈啪啪”撞断了一排冰柱。黄损笑了笑,踢开了碎冰柱子。何观清顿时镇定下来。当着徒弟的面,有些不太好意思,他摇头笑道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

黄损看看一洞的师叔师兄们,伤的伤,残的残,一个个都望着他。他捏捏手里的剑,转过身,坚定地向何观清点点头。何观清却不忍心再看爱徒的眼睛。瞥向洞外,是那两行歪斜的大字。

月亮上来了,又是一个明霁如水的夜晚。大伙儿都闷着不说话。何观清盘着腿,闭目养神,耳朵里听得见黄损擦拭他那把洗凡剑的声音。过了一会儿,他的一个徒儿跟黄损搭起腔来:“小师弟,你倒是沉得住气。你这个人,难道是没有死穴的吗?”

何观清听见这话,心里又是一浮。黄损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,亲如骨肉。但年岁越大,却也越不容易明白他的心思。

远处的山坡上,扬起一阵雪白的齑粉。那是什么!何观清吩咐徒弟们藏好了,却扶了黄损走到洞口。那边分明已有一场恶战,只见一个淡黄色的影子在风雪中来去纵横,周围几个缁衣人左支右挡,应接不暇。一片片缁衣和着红血纷飞四散。

何观清急道:“那是峨嵋派的宁寺数日,持斋悼之。其时法胜与信德均已辞世,复生无限悲感。

忽一夜,有僧叩门来,面容毁败,与语似故人,临别留经书一部。瑞生览经文,内藏“紧那罗王护教显身功”功法,玄奥不可解,始悟来僧为法明和尚。急出寻之,已于禅房坐化,肉身尽萎,满室异香不散。细诘众僧,均言其人已归寺多年,因自毁容貌,无人知为法明。及玩味其法,悉惊功乃神传,无径可入,合寺浩叹悲悔。瑞生复研经卷,竟致呕血。

既归乡,倾资修尚义堡,倍极华壮,后世遂以“关中老府”称之。洪武三十一年,太祖崩。未几,燕王起兵争天下,知宿将皆殁,遣人邀瑞生,许重诺。瑞生遂起响应,率三秦子弟两万,出关东讨。事既成,太宗立践诺,封瑞生“广威公”,子胤禅“平义伯”,均世袭。瑞生以太祖遇之疏,太宗待其厚,复耻“为子夺孙”之讥,不受公爵印,但以“广威侯”领命。太宗嘉其德,赐“万代公侯”金匾,直至二百余年后,始为李闯部所焚。

永乐三年,瑞生卒于故里,寿七十八岁。弥留之际,子孙围在床畔,但听瑞生不住叨念:“七七相遇,究竟是何意?难道我的后代中,真有人能高过神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