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腾讯分分彩计划登录 2018-05-09 16:13 的文章

一人之力有限!若能尽诛此辈,虽死何

尚瑞生只觉圈外每大喝一次,那奇气便弱了一分,自知命不能长,不禁擎刀大笑。众人虽见那口刀光芒慑魄,却知他勇力将尽,都欢呼起来。

尚瑞生心下暗叹:“可惜我憾!”便在此杀了他们?花大哥,你……你为何还没死?”尚瑞生见来人眉浓眼亮,身如巨塔,竟是邓愈,直喜得两手发颤。花云笑道:“我偏就命大,你还咒我不成?说出来吓死你!这些人都是近常杀的,你说邪不邪乎!”邓愈一呆,猛看清尚瑞生就在眼前,不由飞身下马,紧抱住他。尚瑞生喜极,与他四臂相拥,只是大笑。

邓愈眼望遍野横尸,犹不敢相信,说道:“这伙鞑子厉害得很,我们听声都不敢出城。国瑞,这是真的么?”国瑞淡淡一笑道:“伯彦莫不信,尚君确是英雄魁首。”邓愈惊视尚瑞生,又转望四周尸体,半晌才道:“要真是近常一人所为,可见鞑子们气数尽了!如今都风传大明王二次转生,终将复国。近常,这……这不会是应在你身上吧?”花云见说,大掌一拍道:“必是大明王的魂儿附在身上,近常已成弥勒金身。大明王,属下谢您拯救,先给您磕头了!”半真半假,果冲尚瑞生跪倒。

尚瑞生一怔之下,突发奇想,脱口道:“你们不说,我还想不明白。莫非那‘大真人’就是我么!”思及单丁杀百,实得天助,不禁忘形大笑。众人跟着起哄,独国瑞低头不语。邓愈道:“这话先别乱讲。只要赶跑了鞑子,谁坐龙椅都成!果然天命在你,我们都誓死追随,决无二心。”当下众人各自上马,一路欢笑,向濠州城行来。尚瑞生已觉失言,暗自懊悔。

行约半炷香光景,已到濠州城外。只见城上遍插旗帜,上立无数健儿,都是头缠红巾,似正冲这面指点呼叫。尚瑞生望见红巾,心中悲惨,旋露昂扬奋发之态,打马奔来。

到在城下,只听城头上无数人惊呼道:“是红光!是红光!这光可太奇了,似向咱大营飞来!看来郭大莲首必是真命主,大伙快喊万岁吧!”跟着只听头上一片山呼“万岁”之声,满城欢悦,如迎旭日。

尚瑞生回头看去,果见红光满天,瑞彩盈野,心中激动起来,也欲放声高叫。恰在此时,脑海中忽闪现出那老僧的形象,心头顿感失落。回首前尘种种,复望城楼人群,但觉如梦似幻,全不真切,一时竟呆住了。

后未逾三年,郭子兴卒于军旅。国瑞继起为帅,十数年间,悉灭四方雄王,逐元胡于北漠,遂立国称太祖。瑞生勇无敌,论功当在公侯列,而太祖封以子爵,实羞辱之。乃郁郁不得志,仅以闲职居应天。

其间曾两赴山东访耀庭,而耀庭皆婉谢未出。至三往,耀庭已郁郁而终,年仅五十八岁。瑞生至坟前痛哭,旋聚石氏子弟于宗祠,各赠金牌一面,上刻“万世一家”字样,以志石、尚不分,永为兄弟,随之怅然而返。

洪武二十六年,蓝玉案发,瑞生竟牵连下狱,罪当死。一日太祖寿诞,宴群臣于宫院,眼望故旧凋零,忽忆前情,因出醉语曰:“尚近常昔日美少年,性奇烈!今在狱受辱,久必自绝。朕酬功惩过,赦其罪,贬归籍。”由是瑞生始得出,携妻孥黯然离京,取河南道归陕。

行至半途,忽忆旧日老僧,乃入嵩山寻访。至禅院,少林僧盛礼相迎。瑞生问老僧所在,皆大愕,声言元至正十一年三月,颍州红巾数万犯少林,欲行抢掠。老僧本已离寺多日,忽不知由何处出,手执一火棍,竟幻身数十丈,独立高峰,大叫曰:“吾乃紧那时,脑海中忽有灵光迸现:“大师与我下山时,曾道‘有若无,实若虚,方为神化之道’,莫非正应在这生死关头!”眼见数人扑来,无暇细味奥旨,只当那奇气从未曾得,轻飘飘挥出一刀,心虚若怯。这一刀意淡神空,生死两忘,仿佛不是由自家施为。说也奇怪,那几个番僧一见刀来,前胸骤喷血雾,连身后几人也不能免,齐齐扑在雪中。

尚瑞生一见,忽有所悟,刀落掌出,向后便拍。他背后无眼,但心间一片空明,只盼不要惊动那股奇气。这一来更生奇景,背后两名番僧竟颓然倒地,双目皆鼓出眶外。

尚瑞生出刀愈加随意。直待又杀几人,才发觉众僧都慢了下来,虽是绕身飞旋,各展奇姿妙态,反觉蠢慢不堪,蠕蠕如虫。更奇者,身子似化为清风,已与那口刀浑然相融。看众人时,忽觉都在掌握,无人能逃。

众番僧无不惊恐万状。突然之间,圈子崩溃开来,余僧皆四散奔逃。外面鞑子兵轰然一乱,旋即收住阵脚,数百人狂吼怒叱,汹汹来攻。

尚瑞生冲入马队,只寻光头者下刀。他此刻心神凝定,忽然想起张三丰所授之法,稍加运用,玄门真技顿显神威!但见一人一刀,恍如鬼魅穿梭,眨眼间四十余人撞下马来。也是尚瑞生有此杀劫,而大明又天意当兴,这一战于绝无可能中创下奇迹,后人都称它“开国第一功”。不一刻,无敌战旅已折损近百,尚瑞生犹不歇手,尽情诛绝。

剩下的七十多人,都围在那巨酋身周,吓得裤间湿透,尚瑞生正要一鼓作气,将余者屠尽,忽然间想起那老僧的嘱咐来:“大师告我不可斩尽杀绝,原来正指此刻!”杀心一泄,血浪尽消,不由定住身躯。众蒙兵见他收住身,都觉僵躯忽软,六七人从马上跌落。

尚瑞生猛将宝刀举起,厉声大喝道:“我汉人也有钢刀,出鞘时光芒万丈,谁人可敌!我平生最恨鞑子逼迫百姓,令其全体哭号。尔等只冲这口刀下拜,便饶你们不死!”众蒙兵如闻天雷,莫不战栗。

忽听那巨酋大喝一声,众人竟一齐下马,都冲正北方向跪倒,露出庄严神情。那巨酋摘下罩面金盔,露出卷须高颧的容貌,忽高举双臂,向天悲歌道:“斡难河畔,我的故乡,你的雄鹰折断了翅膀……”跟着众人齐声高唱,反复数遍,无不热泪盈眶。突见那巨酋拾起刀来,一刀斩在颈上,登时瞪目倒地。余者冲他连拜数拜,皆悲呼一声,把刀刎颈,面北扑倒。

尚瑞生心下暗叹:“元鞑子毕竟有狼性!我汉人若能如此,何致灭国丧邦?”眼见死尸、战马遍地,这才大感后怕。呆立多时,仍不信一己之力,竟将众人全歼。

忽听南面死尸堆里有人叫道:“近常!快来救我!”尚瑞生听出是花云的声音,喜出望外,忙循声奔过去。只见四人都被缚住,满身血污。尚瑞生忙割断绑绳。几人瘫在地上,都已说不出话,只是望着他发呆。花云吐了口血沫,忽道:“近……近常,你……你到底是人是魔?吓得我直尿裤子,连……连嘴都咬破了!”尚瑞生也感心悸,一时答话不出。花云犹不信所见是真,连掐了几下大腿,又摸了摸脑袋,才道:“国瑞,咱……咱给近常磕个头吧!没……没有他,你我今天死一万次啦!”

国瑞摇晃而起,见另几人都已跪倒,微微犹豫了一下,继而深施一礼道:“若非尚君威猛如神,朱某已死于非命。大恩不敢言报,自当永记于心!”尚瑞生见他颇为镇定,不似那三人吓丢了魂,笑道:“朱兄实非常人,尚某仅一匹夫。但求日后拿我当兄弟,莫记前时戏言。”那人不语,重新打量,微微点头。

几人正说间,忽见北面奔来几匹快马,离得老远,便都勒住缰绳。只听一人喊道:“那死尸堆里站着的是活人么!”花云大笑道:“都是鬼,正奔望乡台去呢!”那人忙打马奔来,连声惊呼道:“果然是这伙鞑子!郭大莲首在城中就猜到了!